杭州限行限牌拟调整(杭州限行限牌拟调整通知)

杭州限行限牌拟调整(杭州限行限牌拟调整通知)

“杭州将取消限牌限行?”

从昨天(12月20日)起,不少杭州市民又开始讨论这一话题,而话题的消息来源,是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关于公开征求《关于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意见建议的通知。

在《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中,提出了“推动杭州市有序取消小客车限行限牌”等政策。

省发改委发布的是征求意见稿

目前正在公开征求意见建议

那么,杭州已施行多年的限牌限行政策是否真的会因为这一通知的发布而确定被取消?

显然不是的。

为进一步提振市场信心,增强政策取向一致性,促进经济持续稳进向好,根据浙江省政府部署,浙江省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研究起草了《关于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

在征求意见稿中,提出了扩大内需和对外开放政策的相关内容,由浙江省商务厅牵头实施,其中就有“推动杭州市有序取消小客车限行限牌”的表述。

不过《关于进一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征求意见稿)》只是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一般指法律、规章制度或其他文件在提交正式审议批准或决定前向社会公众或特定部门、群体、人员征求修改意见的文件版本,并不是最终正式出台的发布稿。

这一征求意见稿目前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的时间为12月19日-12月28日。

不过,推动杭州市有序取消小客车限行限牌的相关表述出现在征求意见稿,或许正是一种未来导向,后续杭州的限行限牌政策究竟会如何施行,还得看杭州市相关部门之后的一些具体政策和动作,我们将持续关注。

暂停实施地面道路限行一年后

杭州拥堵指数排名下降了

关于杭州限行限牌政策变化的各种消息,从杭州暂停实施地面道路限行开始,就在杭州民间流传。

杭州暂停实施地面道路限行是从去年的12月21日开始的,至今已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杭州的交通环境又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横贯市中心的天目山路隧道开通、新的公共交通优惠政策开始实施……杭州市民的出行习惯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在暂停实施地面道路限行后最初的一段时间里,部分杭州市民觉得街道上变得更拥堵了。

其实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最新情况,在暂停实施地面道路限行的情况下,杭州全市道路交通运行持续保持健康状态,杭州在全国50个主要城市的拥堵指数排名已经从去年三季度的第38位,下降到当前的第45位。

在这一过程中,杭州稳步实施小客车调控优化政策,对久摇不中、高层次人才、多孩家庭、特定企业等特定人群和企业直接配置指标,市民购车需求得到有效释放。着力攻坚各类交通运行堵点、痛点、难点,集中实施50个最堵路口“降紫行动”,完成43条慢速道提速行动,科学推进交通路口信号灯智慧化水平。

接下来杭州的相关部门也将继续探索“双限”优化调整政策路径,统筹实施相关举措。

杭州高效联通的

新一代公共交通网络体系已成形

在杭州,地铁和快速路这对城市交通的“双生子”,近年来来茁壮成长,一步步用速度换取市民出行的时间,用时间来拉近城市多极的空间,用空间来换取沿线的发展机会。

到今天,杭州高效联通的新一代公共交通网络体系已然成形,这为杭州治堵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2012年11月24日,浙江省第一条地铁杭州地铁1号线在武林广场始发,不仅吹响了浙江省交通治堵五年攻坚计划的号角,更悄然改变着城市空间。地铁1号线开通后,地铁改变了人们的“区位”概念,西湖、湘湖与金沙湖,不过是一趟地铁的距离。

2017年6月,杭州发布《轨道交通建设五年攻坚行动计划(2017-2021年)》,杭州将全面开通运营10条地铁线、2条城际线,建成总里程达446公里的轨道交通网络。2022年9月,杭州地铁一、二、三期建设规划项目全部通车,杭州地铁线网总里程正式达到516公里。实现十城区全覆盖。

快速路方面,上世纪90年代,杭州有了第一条快速路——中河高架。2002年,因杭州提出“城市东扩,旅游西进,沿江开发,跨江发展”的城市发展方向,东西走向的德胜快速路建设提上了日程。时至今日,杭州快速路网不断“生长”,越织越密,目前杭州的快速路网里程已居国内城市前列。

纵横交错的快速路网,链接了交通枢纽,串联起产业集聚区,释放了地面交通压力,同时对杭州城市空间结构扩展起到了骨架支撑和积极引导作用。

取消限牌限行国内城市已有先例

国外大城市有市场化调节办法

取消限牌限行,国内城市已有先例。

贵阳在2019年取消了限牌限行。南昌在2020年取消了限行,并在取消限行后,通过智能技术和创新管理措施,如利用数据在线能力实时了解道路交通情况并调整红绿灯配时方案,快速出警等,成功降低了交通拥堵。

这些实践证明,解除限牌限行对一些城市来说是完全可行的。

国外的大部分城市没有严格的限行措施,依靠的是完善公共交通、征收拥堵费等治堵。

比如英国伦敦,会采取收“拥堵费”等方法,削减市民开车出行的意愿。2003年起,伦敦出台政策,开始征收“城区交通拥堵费”。

该政策首先划定了一个交通拥堵区,主要为城市中心区域泰晤士河沿岸。规定凡在指定时段内进入该区域的车辆都应缴纳一定金额的“交通拥堵费”。规定缴费时间为工作日上午7时至下午18时,收费标准为每辆车每次进出区域5英镑。

伦敦出台“交通拥堵费”缴纳政策,是期望能控制中心城区机动车流量,从而缓解交通压力;同时,征收的这些费用,将用于公共交通设施的改善和公共交通服务的提升。

从实际效果看,征收“交通拥堵费”在伦敦取得较大成效。分析认为原因在于其配备了完善的公共交通出行系统。地铁、公交、轻轨和城市火车这4种交通工具,是伦敦主要的交通分流方式,足以满足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出行需求。这也是伦敦实施“交通拥堵费”缴纳政策的坚实基础。

此外,国外也有一些城市是有限行政策的,但大多是为了环保限行。

比如法国巴黎,就决定当大气污染达到一定程度时,以汽车登记牌的奇偶数来决定能否上路。

同时,国外对车型的限制比较严格,尤其是污染严重的柴油车。比如日本东京,是禁止所有柴油车上路的,加装了排放净化器的除外,否则将面临严厉的惩罚。